新车上市意外激怒老用户 智能电动车“一碗水端平”难在哪儿--价格信息--中国经济新闻网

2021-06-08
中国经济新闻网 2021-06-0714:41:14

   新上市车祸激怒老用户

  智能电动“一碗水端平”无以在哪儿?

  “由来只有新人笑,有谁听见旧人大哭?”5月25日上市的2021款理想ONE,让“割韭菜”一词再次沦为新能源市场的热搜词。

  公开发表资料表明,作为公司的首款产品,理想ONE在2019年12月开始向用户交付给。而此次上市的2021款理想ONE展开了多项升级,尤其在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上升级幅度极大,售价只比老款喜了1万元。这引起了不少老主的不满。

 

 

  “李想,你不出四五月提的主一个说明!”“老客户怎么办?硬件升级就不说道了,现在软件升级也跟新的不一样。”不少人在理想微博下留言回应不满。

  “本人2021年3月提,现在价瞬间暴跌。其他企新上市都有老款降价促销,而理想这波操作者简直是把老主当韭菜割。”用户“美熊BOY”至今仍有些愤愤不平。

  事实上,这并非新能源市场首次曝出此类纠纷。此前,小鹏G3上市仅半年就发布新款,曾引发主集体维权;特斯拉频频降价,也让不少杨家用户吐槽自己“被割韭菜”。

  近年来,由于电池、载芯片、雷达等核心硬件的技术更新速度很快,即便前后只相差一年的新、老款智能电动,在续航里程、智能辅助驾驶等关键性能上往往会有巨大的差距。究竟是老主“早于卖早于享受”,应该遵从契约精神,还是企应该更多地照顾老主的感觉?这有可能是影响未来智能电动行业发展的大问题。

  正常产品换代还是老款“清库存”?老主为何集体鸣不平

  “电动玩游戏的就是辅助驾驶,辅助驾驶升级后就完全是另一台。”用户“张Luck”在理想官方App上发帖称,新款理想ONE披上了新的芯片和雷达,却只给老用户收费升级座椅,让杨家用户有种“卸磨杀驴”的被抛弃感。

  “对于这次老主维权这件事,我觉得理想要有一个合情合理的官方表述,起码不该让很多在新款发布前下单卖的老主心寒。”作为理想首批用户,张生(化名)坦言,即便要补偿老主,也很难做到完全公平、合理,“比如一旦赔偿金了今年四五月购的老主,那前二三月下单的呢?还有像我们这样更早买的主,怎么能一碗水端平呢?”

  “新一旦推出,老款型就不会迅速贬值,这是发展智能电动经常出现的新问题,现阶段可能还很难避免。”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继续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指出,智能电动的硬件很难像智能手机一样快速递归,因此老型的升级无法局限于OTA软件升级,还要推进硬件部分的更迭。

  他建议说道,企在设计一款智能电动的时候,必须在一开始就腾出好扩展空间。“当然,这也需要企业在辆设计上更有前瞻性。”

  华为智能解决方案BU智能座舱产品部总经理王庆文告诉他记者,不同于一款智能手机要用两三年,一款的使用寿命至少长达10多年,因此软件版本升级时,还要考虑到与现有的旧款型的硬件相匹配,“这个工作量十分极大”。

  一位相似理想高层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,此次2021款理想ONE主要的技术升级源于三合一后驱动电机、辅助驾驶员套件两个部分。

  其中,三合一后驱动电机的硬件结构与旧款的电机几乎有所不同,身的硬点加装结构都发生了巨大变化,因此无法升级。

  更最重要的是,当理想ONE新旧交替时,载有芯片和传感器发生了跨品牌、横跨代际的替换,导致辆硬件网络架构的变化,各种穿过体的数据线束也完全变更,传感器的安装方式、身金属框架的加装点、前后保险杠、前风挡的玻璃遮挡区都再次发生了变化。

  “据理解,理想内部也进了很多轮会议研究,但都没有办法确保旧款的NOA辅助驾驶员套件需要安全地升级到新款的水平。毕竟线束不一样,有一点小问题就可能导致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他说明说,当2016年理想ONE项目启动时,厂还拿不准下一代芯片、传感器的相关资料和规格数据,也就未能腾出下可升级的硬件接口。

  “的产品周期一般比较长,虽然有年款的区别,但是有所不同配置版本的价格梯度应当有明显规律,这样才能合乎新老用户的消费心理预期。”新能源独立研究员曹广平回应,智能手机降价了,消费者一般不会要求补偿,但产品小改款的价格梯度也超出了一部手机的价格,因此定价稍有问题,老用户就很难拒绝接受。

  他坦言,本来产品升级和发布年度改款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但在产品技术快速变化的时期,市场上同级别型的产品密度已非常大,由于赛道挤迫以及新能源补贴等涉及政策变化频繁的原因,近几年特斯拉、小鹏、理想等智能电动企不同程度地经常出现了产品上市计划混乱的情况,而这无疑会对用户心理产生冲击。

  在技术飞速发展的时代,如何对老主更温柔一些

  “在不影响辆安全的前提下,我们还是期望软件和掌控层面需要尽快升级,在视觉泊、增程器效率提高、自由语音对话等方面向2021款看齐。”张生建议说,希望各厂能够从长远发展的角度出发,更公平、合理地对待新老用户。

  作为一名迷和理想首批用户,张生显著感觉到智能电动日新月异的变化。他告诉记者,在2018年、2019年不算市场主流甚至领先的硬件水平,“放在现在已稍贞拖后腿”。

  “如果说前行业是以物理世界、原子、工业定律的速度在发展,那么现在,行业是以数字世界、比特、摩尔定律的速度在发展。”上述消息人士举例说道,2019年国内智能电动标配的算力是2.5TOPS和1颗130万像素的摄像头,但到2022年,大标配的算力是508TOPS,与给定的中央网关控制器的算力都提升了上百倍,连激光雷达都可能会沦为标配。“在刚刚发售理想ONE时,我们已经用了全世界最领先的芯片了,但现在技术的发展速度,是理想在创立时都不敢想象的。”

  “摩尔定律下,电子设备生命周期较短,但产品生命周期较长,这就产生了矛盾。未来,智能电动要将辆部件展开标准化统合,一整前进模块化,需要对个别模块进行替换,推展辆更新。”盘和林总结说,“此次争议带给的一大启示就是,智能电动更新有可能是一个相当大的市场,企也许可以通过转变销售模式来开拓业务边界。”

  不过,盘和林同时提醒说道,如果销售人员刻意隐瞒新款的发布计划,则因涉嫌消费欺诈,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。“目前进行这样的判定难度较大,消费者必须有真凭实据,证明销售方有过此类允诺。”

  记者注意到,理想创始人李想要此前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,如果短期内交付的产品,新旧差距比较大,“对老用户来说是不公平的”。

  曹广平认为,对于支持OTA升级的各大主机厂来说,做好产品迭代和照料好杨家用户并不冲突。即便在硬件层面无能为力,但对外开放更多的个性化升级路线,在辆更新时给老主更多的自由选择还是可以做的。

  他建议说:“一方面,造新势力应当服从市场规律和产业的通行作法,提前充分做好产品上市前的价格测试;另一方面,新品和改款产品需要根据不同配备作好梯度价格的合理分配,在业是有成熟的PVA软件协助企进行产品定价的。”

  张生告诉记者,理想方面回应,针对老主的补偿和产品升级方案还在制订中,“我们在合法维权的同时,也还要看看理想后期的政策”。

  当发展为智能终端沦为大势所趋,面对这个巨大的市场蛋糕,别让眼前的食言而肥耽搁了远方的星辰大海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许亚杰来源:中国青年报


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集团 世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