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图】危机共存 新能源汽车2023年有一道坎?

2021-06-08

  [行业] “从业30多年,我从未像这五年一样感到痛苦、迷茫和喜悦。”6月5日,由常州市人民政府主办,常州市金坛区人民政府、高工锂电、高工产业研究院(GGII)承办的2021新能源产业发展金坛长荡湖峰会在常州市金坛区举行。论坛上,一位嘉宾道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  产业从业者为何不会夹杂如此纷繁复杂的情感?因为变革。智能电动化已成为全球产业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,产业进入变换融合、相互赋能、加速发展的新阶段,中国则是这场变革的主战场。


  在这场变革中,中国走在最前列,开启了产业创新的新征程。此外,跨界造热潮不减,让这个繁荣的市场暗流涌动。国的政策导向,深远地影响着企业的产品和技术路线的判断。基于此,峰会以“产业核心区智动未来”为主题,围绕产业电动化、智能化等议题进行研讨,探讨新阶段国内新能源发展的路径与方略。

新能源产业的未来大机遇

  新能源产业蕴藏着大机会。长安新能源副总经理周安健认为,电动化已是不可逆转的潮流,2020年全球销量已经突破300万辆,中国超过136万辆,沦为全球仅次于的新能源市场,这表明国内新能源市场规模化阶段已经到来。

  当下发展势头明正,未来前景亦可期。国务院发布的《新能源产业发展规划(2021-2035年)》指出,到2025年,我国新能源市场竞争力明显增强,新能源新的销售量达到新的销售总量的20%左右,高度自动驾驶构建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于,充换电服务便利性显著提升。

  《节约能源与新的能源技术路线图2.0》也预计,2025年、2030年,新能源占总销量的比例则分别为20%、40%以上;至2035年,新能源销量占比超过50%以上时,纯电动销量将占到新能源的95%以上。


『2021新能源产业发展金坛长荡湖峰会现场』

  开沃新能源集团副总裁江民辨别,虽然2020年国内新能源销量只占总销量的5.4%,但是预测到2030年新能源销量达1500万辆。这对于新能源产业而言,将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机会,超过40%的市场占比意味着极大的市场容量,将给人带来无限天马行空。

  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的预测也十分悲观,“有人指出2025年新能源占比就能达到40%,比预计的目标提前五年实现。按照我们的辨别,占比认同能超过30%。”杨红新表示,2030年实现碳达峰、2060年构建碳中和是中国政府的承诺,更是对人类环境的一种认同。此外,乘用双积分政策有效落地,新能源积分比例逐年提升、价值显著减少,将强力驱动电动化进程。这两项因素,是他做出乐观预测的底气所在。

  周安健也指出,“碳达峰、碳中和”的政策为新能源发展建构了长效的驱动机制。不过,他也透露处一丝忧虑,新能源市场前景巨大,但产业可能陷入“发展陷阱”。2022年底补贴退出全面市场化后,2023年有可能沦为一个“坎”。“前面政策拉动型发展阶段,后面则转入市场驱动型阶段。唯有直击产品痛点、打造高质量产品、探索新的盈利模式,才能构建跨越。”


新能源带动动力电池产业发展

  在新能源产业面对大好形势下,动力电池产业又将如何发展?

  高工咨询董事长张小飞指出,新四化趋势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认可,海外巨头、建新势力、传统企均在新能源领域快马加鞭,这也将给动力电池产业带给发展机会。

  张小飞预测,新能源市场未来5年年复合增长速度将超过30%,将大幅造就动力锂电池出货量,预计到2025年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将超过470GWh。


  从技术路线趋势来看,短期新的能源动力市场以高性价比、安全性为主,磷酸铁锂占有率上升,三元材料占有率上升。长期随着动力锂电池性能持续提高,成本整体下降,磷酸铁锂占有率上升,三元材料占有率恢复。

  从新型电池发展上来看,固态电池投资规模大、成本高、基础研究严重不足,目前还遭遇工艺瓶颈、电解质材料瓶颈、充电倍率瓶颈、设备设施瓶颈等,预计2025年前后未来将会商业化;无钴电池方面,高镍较少钴是长期趋势,技术提升将越发接近无钴化;钠离子电池在解决技术和供应链问题后,有望在2025年前后应用于二轮电动和储能领域。

  从锂电产业链发展趋势看,2020年国内动力锂电池开启第二强波扩产,预计持续到2025年;国内锂电池及上游厂商纷纷布局海外市场,国内锂电池产业链减缓全球化;钠离子电池等新型材料有望在细分市场批量应用于。

动力电池产业还须要应付三大挑战

  杨红新指出,得益于政策末端、市场需求端、供给端、成本端等多重因素共振,全球新能源市场将迎来爆发,动力电池产业也将顺势而行,预计2025年将步入TWh时代。不过,动力电池产业也将面对来自市场、技术和供应链三大领域的挑战。


  从竞争格局上来看,海外电动乘用市场、中国电动乘用和电动客市场是最主要的“大块头”市场,其电池供应格局已经趋于稳定,但是寡头特征初步显出,头部效应将会越来越明显。杨红新回应,“未来名列在3-5名的企业生产能力不会逐步释放,电池集中度也会向前五名企业靠拢,这需要各大企业抓住机会。”

  杨红新还指出,造新势力已沦为新能源市场上新的增长极,从新能源市场份额来看,从2019年的9%提升至2020年的26%,2021年1-4月进一步增加至29%。建新势力的蓬勃发展,为电池企业提供了客户资源和机遇,但也意味着新能源乘用的门槛在提高,动力电池企业只有继续找寻到有力的合作伙伴,才能获得长远的发展。

  技术挑战则来自于技术递归与创新加快,必须企业不断透漏创新力度。“动力电池领域,多种化学体系并行,电池设计与工艺创新层出不穷,各项技术性能指标与成本指标快速提高,不少企业也看不许那种路线不会成为主流,哪些技术路线会被政治宣传,这就意味着必须进行强劲的研发投入。”杨红新说道。

  供应链的挑战来自于上游原材料末端。锂离子电池将沦为大宗商品,锂钴等金属将成为战略性资源,中国作为锂钴资源市场需求大国,却仅占全球锂、钴资源的2.4%和1.1%,原材料端受制于人,供应链安全将受到挑战。此外,电解液材料涨价问题也不应受到重视,由于电解液供不应求,价格持续走高,这对供应链安全和成本效益带给了诸多挑战。


编辑总结:

  2021年,是十四五开局年,是中国向碳中和目标会合的启动年,也是新能源市场化的关键一年。新能源产业必将迎来爆发式快速增长,同时造就上游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同步发展。但是,我们也应该应付好新能源“发展陷阱”,积极应对技术、市场和产业链的挑战。(文/李争光)


福晟集团 福晟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